BIMBA

EMBA

【北大国发院EMBA论坛第六期】宫玉振:今天我们向曾国藩学什么?

其实,从清朝人那里学习“领导者攻略”,更为高深的还是以集“立德、立功、立言”为一身的曾国藩为楷模,把握中国式领导力的要义。

2018年8月16日,宫玉振为【北大国发院EMBA论坛】第六期暨EMBA名师公开课(济南)带来了精彩讲座——《大道至拙:曾国藩与中国式领导力》。

 14.24.34

一问:

宫玉振:重,就是稳重、厚重、端重、负重、自重。

尤其在今天这样一个快速变革的时代,新的时代,领导者的决策节奏也必须大大加快,否则就会被时代和对手抛下。我们不能因为一味强调“重”而陷入保守,失去对环境变化的应对能力。但是这种快速变化时代,也往往是浮躁的时代,机会主义盛行的时代。当社会处于整体浮躁的时候,组织反而需要战略定力,需要领导者静下心来思考决定组织命运的那些根本、长远和不变的要素,从而在战术层面快速应变的同时,从战略层面把握组织的根基和未来,做到居重驭轻,守正出奇。所以”重”在今天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对领导者来说,反而是更稀缺而可贵的品质。

 

  • 二问:

    宫玉振:换东家没问题,但如果做不好自己的“情绪管理”,换再多的东家也没有用。

    情绪管理是职场人士尤其是领导者的基本功。作为领导者,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有些话你不想说,有些事你不想做,有些人你不想见,有些场合你不想出席。但是你必须说,必须做,必须见,必须出席。

    遇到事情不顺的时候、焦躁的时候,一定要提醒自己,须从“耐烦”二字上痛下工夫。

    管理者最忌讳的是什么?耐不住!轻易地发牢骚,怨天尤人,情绪化。

    社会上难免有不如人意的地方,但这些问题的存在一定有它的原因;你得接受现实,你才有机会去改变现实。

     

    • 天下断无易处之境遇,人间哪有空闲的光阴。

    • 第一贵在忍辱耐烦,次则贵得人和。

    • 观古今来成大功享全名者,非必才盖一世。大抵能下人,斯能上人;能忍人,斯能胜人。若径情一往,则所向动成荆棘,何能有济于事?

    <p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color: rgb(7, 1, 1); font-family: -apple-system-font, system-ui, " helvetica="" neue",=""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yahei",=""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5px;="" background-color:="" rgb(239,="" 239,="" 239);="" text-align:="" righ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曾国藩语录

三问:今天职场竞争这么激烈,精明还不足以“C位出道”,何况“浑含”?管理者对自己严格要求,对下属是否也该明察秋毫呢? 

宫玉振:精明其实是小聪明,浑厚才是大智慧。精明是领导的第一层面,浑厚才是更高的境界。

职场上不乏精明之人,但限制精明之人职场发展的,往往就是缺了浑厚的资质和修养。

我们经常看到这样一些朋友,口才极好,辩才无碍,跟人相处时,锋芒毕露,咄咄逼人,往往却因此伤人于无形之中,自己还不知道。而伤人的同时一定会伤害自己。

领导者的成功,取决于能否让更多的、更优秀的人都心甘情愿地为你所用。

“浑”其实是一种领导者的格局,一种胸怀,一种气度。

你有天下的格局,你就可以用尽天下的人才,成就天下的事业;你只有三流的格局,你就只能用三流的人才,成就三流的事业。

别人有成绩、有优点,要在公开的场合隆重地去表达它;别人有过失、有问题、有错误,要在私下场合去提醒他。

中国人最重视的是什么?面子。你在公众场合去表扬他,是给他面子;你在私下场合提醒他,是保全他的面子。

今天所说的中国传统文化,就是告诉你在中国文化环境下如何去把握人心、人性。管理的核心就是人性。

你说的话再对,如果被你下属或者其他人认为是一种恶意的、公开的羞辱,同样会导致你管理失败。所以我们作为管理者要有“明”的眼光,更要有“宽”的胸怀。这就叫修为。

  • 自家的优点,要掩藏几分,这是涵育以养深。别人的缺点,要掩藏几分,这是浑厚以养大。

  • 以才自足,以能自矜,既为小人所忌,亦为君子所薄。

  • 察见渊中鱼者不祥。愿阁下为璞玉之浑含,不为水晶之光明,则有以自全而亦不失己。

    曾国藩语录

四问:企业要选拔领导者,“识”和“才”哪个更重要? 领导者的“高明”和“精明”,如何做到? 

宫玉振:“浑”是难得糊涂,但不是真糊涂;领导者要担当大事业,一定要“看得明白,行得倔强”。

在曾国藩看来,一个人想做大事,见识是第一位的,才能是第二位的。

为什么呢?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是在环境和大势之下去做的。正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时运来了以后,天地都给你助力,把你推到顶峰;但是大势已去,再大的英雄也无可奈何。我们个人是无力改变大势的;你非要跟大势相抗衡,你被砸得头破血流,你就是能活下来,战略上已经是失败了。

要想做大事,一定要借大势,借大势才能成大事。

你要想借个势,你首先要知道这个势从哪来、到哪去,靠什么呢?——识!识时务者为俊杰。了解大势趋向以后,顺势而为,借势而上,发挥你的才能,把事做成。

一件事该不该做,这是第一位的。把你该做的事情做漂亮了,这是第二位的。

不管官场还是职场,如果你做了不该你做的事情,你做得越漂亮,可能死越快。

知道什么事情该你做,靠的是什么?识。

把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做漂亮,靠的是什么?才。

识为主,才为辅。曾国藩经常说自己是很愚的一个人,其实他很多事情看得非常透彻。

明有两种,一种叫高明,一种叫精明。同一个地方,只有登上高山的人才看得遥远,只有登上城墙的人才觉得空旷,这就是高明;同一件东西,凭空估计不如用秤称的准确,用眼打量不如用尺量的准确,这就是精明。

我们给领导者的“好评”,往往用的词是:高瞻远瞩、审时度势。

作为一个组织的领军人物,给你的组织能够提供的最大价值究竟是什么?看清大势,看清大局,把资源果断投进去。因为这是别人代替不了的,领导者一定要高明。

但是光有高明还不行,我们这个世界上眼高手低的人太多,还要精明,精准计算。

高明是一种战略的眼光,精明是在战术和执行层面精确,二者缺一不可。

你光高明你不精明,也成不了事;你光精明不高明,你局部看得很清楚,但没有大局观,也成不了大事。

 

五问:今天,直言不讳更好,还是一定要“内方外圆”?

 

宫玉振:在大的价值体系之下,要学会“内方外圆”,“内方”是“外圆”的前提。

曾国藩打造核心团队的第一条就是价值观:卫道,保卫孔子道统、保卫孔子价值体系。

曾国藩作为整个大体系中的一个分子,要想做成事,前提是要学会妥协。没有妥协是不能成事的。

曾国藩早期是一片忠心,但是直来直去,非常失败。后来,他学习道家理念“柔弱胜刚强”,得到了所有资源的支持,处理好了所有的关系,反而实现了他伟大的理想。

学校里面老师教我们的都是做人的基本道理。但大学毕业进入社会之后,你会发现除了老师讲的这些道理之外,还有很多社会现象、现实问题需要去重新认识、着手处理。很多人会因此变得愤世嫉俗。

到了一定年龄以后,你会发现实际上有些东西你可以要,有些东西你也可以不要。进和退,得和失,取和舍就变成人生要不断思考的问题。

 

唯天下之至诚,能胜天下之至伪;唯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

曾国藩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