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MBA

我们

黄益平:金融开放需要新理念并应加速推动

【财新网】(记者 王晓霞)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之后,中国是否还要学习欧美,继续推进金融开放,引发诸多讨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认为,中国金融开放要坚定不移地继续往前走,并且需要新的理念和新的政策框架。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凡是在我国境内注册的企业,都要一视同仁、平等对待。

黄益平10月29日在北大国发院中国经济观察十九大解读会上表示,这是对金融开放还要不要往前走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金融开放不断推进:上世纪80年代建立了经济特区、调整人民币汇率水平;上世纪90年代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承诺向外资金融机构开放境内市场,承诺大幅开放银行、证券和保险市场;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开始,加速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等。

在黄益平看来,尽管金融开放步伐越来越快,范围越来越广,但进展缓慢时有反复,决心大推进难,政策协调性不够。

他认为,目前中国金融开放存在五个突出问题:一是汇率改革追求双向波动与市场决定,但灵活性始终不够;二是资本项目可兑换与人民币国际化取得显著进展,但近年出现了反复,人民币在国际支付货币中的占比从2015年2.31%下降到2016年的1.67%;三是对外资金融机构开放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甚至有一定程度的倒退;四是金融市场的开放受制于境内外市场规则、制度的差异和管道式开放方式;五是金融机构“走出去”与企业“走出去”区域错位,跨境金融服务能力不足。

黄益平认为,下一步金融开放继续往前走,需要新的理念、新的政策框架。金融开放需要顶层设计和全方位开放,同时需要认真考虑对国际经济的溢出效应。

他建议,下一步金融开放要从以下方面着手:

首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应把“以开放促改革”和“以改革助开放”结合在一起,统筹金融改革开放政策,包括金融与非金融政策的协调、金融改革与金融开放政策的协调以及不同金融开放政策的协调。

第二,要完善与开放金融体系相匹配的宏观审慎监管框架,有效预防并化解金融风险。

第三,积极增加汇率的灵活性,更多地让市场因素决定汇率水平。

第四,落实准入前国民待遇并放松外资金融机构的持股比例限制,真正推动金融机构的对外开放。

第五,更高层次的金融市场开放主要是规则的统一,不仅仅是市场要开放,尊重国际市场规则和惯例,实现金融市场更高层次的开放。

第六,以国内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和“一带一路”倡议为契机,积极构建对外投融资框架。

同时,还要在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建立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框架,并稳健地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