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MBA

我们

《 澎湃新闻》专访黄益平:我们担心的系统性风险与金融不够开放有一定关系

“逆全球化”时代,金融开放要不要往下走?就中国而言,答案是肯定的。比如,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今年6月20日举行的陆家嘴论坛上就特别指出,金融服务业是竞争性服务业,受益于对外开放,今后还要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问题在于,怎么往下走?如何平衡金融开放的节奏和顺序,如何控制好金融风险?围绕人民币汇率改革、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等话题,9月23日发布的《2017·径山报告》分析了中国金融开放政策近四十年的发展历程、现状和问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作为《2017·径山报告》课题组成员接受了澎湃新闻专访。


黄益平认为,盲目的开放,尤其是不尊重金融改革秩序与规律的开放,可能会带来很大的风险,所以改革和开放要注意秩序,要注意金融安全。另一方面,黄益平也认为,系统性风险也与金融不够开放有一定关系。因为在市场不开放的情况下,市场的纪律不能很好地执行,就会出现诸如预算软约束、刚性兑付、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一些扭曲市场的行为等。

最后,黄益平告诉澎湃新闻,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也将很可能在金融业对外开放过程中起到协调的作用。

目前已具备汇率进一步变革的环境

澎湃新闻:《径山报告》在国庆之前适时推出,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黄益平:当时我们觉得改革肯定还要继续推进,当时定的题目是逆全球化时代的金融开放,一方面是过去的两年汇率压力比较大,我们对一些跨境资本的管理有所加强,另一方面从全球来看,确实也看到一些国家全球化的进程在放慢,甚至是有所逆转。所以我们认为需要重新解释和判断中国的金融开放要不要往下走,怎么往下走。做这个报告以前,我们有大概的判断,虽然国内外市场形势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可能还是继续往前走的,但是怎么往前走,与过去有什么不同的特征与做法,是我们想探讨的问题。

澎湃新闻:汇改的时间窗口屡被提及,你认为合适的时间窗口需要有怎样的前提条件?

黄益平:时间窗口的问题在报告里并不是那么重要,如果不存在单边贬值或是单边升值的预期,经济比较稳定,汇率改革应该尽快采取动作。从去年年底以来人民币的预期明显好转,已经比较平稳了,已具备汇率进一步变革的环境。

系统性风险与金融不够开放有一定关系

澎湃新闻:要如何兼顾金融安全与金融稳定?

黄益平:很多国家确实在开放之后金融稳定出现了很多问题。我们的看法有几个方面,首先,盲目的开放,尤其是不尊重金融改革秩序与规律的开放,可能会带来很大的风险,所以改革和开放要注意秩序,要注意金融安全。这其中也包括资本项目开放,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过快开放资本项目是不合适的,基本的进出对实现资源的基本配置是有帮助的,但是短期大进大出肯定不利于金融稳定。

金融危机以后的共识是,为了金融稳定和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采取一些临时性的局部的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可能是有利的。

所以,第一,在开放的过程中,确实要防范,比如可以启用托宾税,这是国际上比较流行的做法,比如说宏观审慎监管等等;有一些开放在短期内对金融稳定造成比较大冲击的措施,也许可以缓一步慢慢放开,这与金融危机前相比是有进步的。

第二,我们在考虑金融稳定和金融开放的问题时有一些误解,过去经常以为外资金融机构进来容易把国内市场弄乱,外国的金融机构进入其实相当于在中国的金融部门的外资直接投资,需要接受中国监管机构的监管,所以稳定与不稳定是对监管政策的挑战。并不是开放没有风险,而是部分领域的开放不一定会有问题。

在一定意义上来说,我们担心的系统性风险与金融不够开放有一定关系,市场不开放,市场的纪律不能很好地执行,如预算软约束、刚性兑付、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一些扭曲市场的行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很好地执行市场的纪律,如果开放能让资源得到更好的配置,甚至有可能帮助我们分散风险。我们认为风险非常重要,是首当其冲的。

美联储加息会影响货币政策选择的空间

澎湃新闻: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稳步推进,这是否还会对我们形成压力?

黄益平:资本项目相对比较开放的国家对其他的发展中国家或多或少都会有影响,根据蒙代尔三元悖论,资本流动自由、货币政策独立和汇率稳定三者之间只能实现两个。对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来说,甚至是两元悖论,汇率其实并没有太多选择自由。所以,美联储加息对我们是会有影响的,会影响货币政策选择的空间。

美联储加息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大多体现为资本外流,如果汇率灵活可以应对这样的变化,如果汇率不够灵活,需要采取一系列的措施,可能是资本市场管制,也可能是外汇市场的干预。央行应对的办法主要是对短期不稳定资本的大进大出采取措施,我们也确实迫切地希望汇率的灵活性,这样市场有波动的时候,货币政策也就不必要被动地跟随。

澎湃新闻:新设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在今后的金融对外开放中会起到怎样的作用?

黄益平:一行三会的工作中都有涉及到对外开放,主要是涉及到一行三会的国内监管协调,但是如果涉及到对外开放的内容,应该也是这个机构起到协调的作用。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