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MBA

我们

以色列英飞尼迪创始人Amir:犹太人的创新基因从何而来?

2018年2月7日,埃隆·马斯克的SpaceX成功发射“猎鹰重型”火箭。马斯克不是犹太人,但他的反叛精神却被犹太人、英飞尼迪投资集团创始人Amir先生大为赞赏。

因为这与犹太人的创新精神如出一辙:马斯克把政府当成了“敌人”,因此才充满创新动力;在Amir先生看来,占世界人口0.2%的犹太人,其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占获奖总人数的20%,并不是因为犹太人“更聪明”,而是因为他们没有资源,没有“选择”,在流离失所中必须与各种“敌人”斗争,只有不断创新才能生存下来。

那么,犹太人的创新基因从何而来?
为什么犹太人的思考方式与众不同?
未来,中以合作存在哪些机遇与挑战?

2018年2月7日晚,犹太人、以色列英飞尼迪投资集团创始人Amir先生做客“北大跨文化领导力论坛”第5期活动现场,为北大国发院的师生带来了一个犹太投资人的视角和独特见解。

4

犹太人的创新密码

从爱因斯坦到卡尔·马克思,从罗斯柴尔德家族到洛克菲勒,再到巴菲特,犹太科学家、金融家在人类历史上可谓星光闪耀,不胜枚举。

今天,以色列最大的城市特拉维夫,是全球第二大创新城市,仅次于美国硅谷;这里有1450家创新企业,平均而言,每平方公里就有28家创新企业,每290个居民就拥有一家创新企业。

1

是什么让以色列成为“创新的国度”?

作为一名犹太人,Amir先生难忘以色列艰难的建国史。千百年来,犹太人一直背井离乡;直到1948年,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才返回中东,建立了以色列国,从此有了自己的家园。上千年来犹太人分布于世界各地,从口音,到行为习惯,再到思维方式,都带上了当地民族的特色,因此以色列作为一个移民国家,也融合了多种思维方式,从而孕育了创新。

客居他乡的日子里,犹太人不被允许从事地产、大规模制造业等行业,因此他们只能努力成为一名律师或是银行家——这种“Suffer,Suffer,Suffer”、“没有选择”的处境,反而使他们在这些领域内出类拔萃。

在文化传统上,犹太人鼓励孩子从小就勇于提问、质疑。Amir先生在演讲中,不断鼓励听众“打断”他的发言,有问题直接提问,不要认为这会冒犯他,对他而言,这说明听众认真思考了他的话——这正是展现了犹太文化与中国文化的迥异之处。

犹太文化与中国文化的差异

Amir先生在中国从事投资工作多年,犹太文化与中国文化在他的世界里激烈地碰撞着。

比如,对犹太人而言,新的产品、机会一定要首先抓住,而中国人往往喜欢跟随在“先发者”后面行动;在Amir看来,以色列虽然身处中东腹地,但却没有石油,自然资源匮乏,只能依靠创新的产品来吸引世界的关注;而中国自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并不需要“先发制人”;

犹太人更强调个体的独立思考,700万以色列人就是700万个总理,700万个足球教练,他们不会盲目遵从别人,个个秉持己见;而中国人更强调“群体思考”;犹太人认为忠诚应该来自真正的认同,而不是“应该”;

犹太人主张不要记忆过多的信息,这会导致面对实际问题的时候,去搜索自己大脑的存储“硬盘”,而不是分析当前问题;中国文化则崇尚博闻强记,自古“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这个“熟读”就是张口能背诵,提笔能默写;

在犹太公司里,“老板”是一名协调者,只是负责协调各种资源;而在中国企业中,“老板”是唯一的决策者、最有权力的控制人;

在企业的研发活动中,犹太人更注重“研”——对问题进行全盘的重新思考;而中国人更注重“发”,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技术改进和技术应用上;

以色列政府是政策和服务的提供者,而在中国,政府具有更多权威;

令Amir先生印象更为深刻的是——中国人的“面子”问题:来到中国,他参加了各种剪彩仪式、签约仪式、庆功会,这些活动虽然大家都很快乐,但似乎与生意没有直接关系;在以色列,人们很少举行这些仪式,而是直奔主题,更实际地商谈生意本身。

但这就是中国文化,Amir先生和其他在中国的以色列企业家在逐渐适应这里的特色。

为什么犹太人的思考方式与众不同?

在犹太的语言中,有一个词叫“Chutzpah”,翻译过来是“无所畏惧”,或“肆无忌惮(地表达自己)”。犹太人无惧权威,勇于直面难题,不受现有的思维方式或惯例的束缚。犹太教育的核心,是坦率直接地提出自己的质疑,不要去考虑问题的“好与坏”。

在犹太人的家庭中,典型的场景是父母向孩子提问,进行智力挑战;而孩子也反击回去,丝毫不会顾虑父母的“面子问题”;对他们而言,重要的是“何为正确”,而不是盲目服从。

父母或长辈不会对孩子的问题给出直接的“对或错”的答案,他们鼓励孩子保持好奇心,拥有自己的不同见解。如此宽容的社会环境,使得年轻一代的独立思考成为可能。

此外,语言也会影响思维方式。希伯来语是犹太人的母语,简洁而精确,一个动词往往就能表达一个完成的意思。受这种语言的影响,犹太人从来都是单刀直入、坦诚相见,这与中国人“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委婉表达方式完全不同。

中以合作的机遇与挑战

来华投资多年,Amir先生甚至把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带到中国来读书,因为他相信“二十年后,将是中国的世界,中国将足以与美国竞争”。

他看好中国的发展前景,看好“一带一路”战略给中国带来的发展机遇。

因此,英飞尼迪投资集团提出了“INNONATION”的新概念,意指“创新国度”。

英飞尼迪集团(Infinity Group)是世界领先的专注于中国市场的跨境投资集团,管理着以色列最早的风险投资基金和最大的创业孵化器,目前通过23支美元/人民币基金和数个孵化器管理超过上百亿的资产和上百家企业。在智慧城市和科创园区、现代农业、医疗卫生/生命科学、教育、环保等领域进行广泛投资,同时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

在中以投资合作的过程中,英飞尼迪投资集团在诸多领域都拔得了头筹:首家进驻中国的以色列投资基金,多年蝉联在华外资PE/VC前50名等等。

演讲中,Amir先生分享了自己的投资理念和投资经历,其中不乏“失败”的案例——因判断失误或当时的限制而错失的投资良机。这一点,也让与会者看到了中以文化的不同,因为中国的投资机构在宣讲时通常不会提及自己的“败绩”,而Amir先生却丝毫不讳言“失败”,他让北大学生看到了一个真实的投资世界。

Amir先生还提醒到以色列的中国投资人,不要试图拥有被投企业的完全控制权,避免过高估值,要勇于启用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组成工作团队。

最后,Amir先生还向北大学子伸出了橄榄枝,希望大家加盟这家来自以色列的、富于创新的投资集团,共同挖掘中国市场的投资机会。

北大杨壮教授:我们要向犹太人学习这十点

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联席院长、北大跨文化领导力论坛发起人杨壮教授曾带领校友们访问过以色列,对以色列的创新文化有深刻的体验和感知。

2

讲座最后,他总结了Amir先生演讲的十大要点:

第一,创新思维要从娃娃抓起,从幼儿园阶段开始培养。
第二,要创新,就必须有“敌人”。这个敌人,可能是竞争对手,也可能是不利于你的客观环境。
第三,犹太人多从事于“智慧”行业,如医生、律师、金融家,这些行业不容易被互联网和智能机器人取代。
第四,移民文化,使得以色列的思想多元,相互碰撞、激发。
第五,犹太人认为老板是协调者;中国人认为老板是控制者。
第六,犹太人的政府是服务提供者,中国政府拥有更多权威性。
第七,犹太人强调不要从众,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
第八,中国企业走到国外,最大的问题在文化上,控制欲过强。
第九,中国企业在国外一定要建立混合文化背景的团队。
第十,中国企业要在海外敞开胸怀,赢得其他国家的信任。
(张彤 撰稿)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