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MBA

我们

周其仁:上海发展靠什么 做别人做不了的

【财新网】(记者 葛明宁)“上海有非常好的开放传统,上世纪30年代,上海人看见外国人就不会跟在后面看热闹。”近日,北京大学国发院教授周其仁对上海市未来的发展提出了他的建议。他建议上海加大力度搞高端对外服务业。另外,据他认为,上海吸引人才的最大障碍是房价。

周其仁是在由上海人民出版社下属格致出版社主办的“全球城市理论前沿与上海实践研讨会”上表达前述观点的。根据2017年底批复的《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上海将在2035年基本建成卓越的全球城市,到2050年全面建成卓越的全球城市。但与此同时,“为什么一线互联网巨头都不在上海”的网络文章却获得了很高的关注度。

周其仁认为,在可见的范围内不可能追求面面俱到的全球城市,也没有这样的城市;目前,各个国际城市都各有其长,上海要紧的是要挑别的地方难以做的事情作为自己的主攻目标,把杭州会做的事给杭州做,南京会做的事给南京做。上海要聚精会神做其他城市做不了的那些事。

周其仁认为,具体而言,上海最适合做的事情之一是高端的对外服务业。他表示,中美贸易这次紧张局势,最后可能有两个结果,第一种是真打贸易战,“你加税我也加税,你不悬崖勒马我就奉陪到底,你跳下去我也跳下去”;第二种是以贸易战为出发点,触发更高水平的合作,使中国的高端服务业对美国、欧洲更大程度的开放。“如果有这步棋走,上海一定要抢住这个机会,一定要把高端对外服务的载体落到上海来。这件事情杭州做不了,江苏也做不了,其他城市都做不了,上海要集中精力抓这件事。”

其次,上海要保持在吸引人才方面的优势。“虽然最近网上唱衰上海的声音也挺高,但是所有世界各大机构如果让雇员投票到中国去去哪儿,(他们还是选择)去上海。上海的适合人才生活的综合标准非常好。”

周其仁直言,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高房价。上海需要“将来很厉害,但现在没钱”的人才,但这些人今天进不了一线城市。这个问题,上海应该作为重大的问题去解决。

“我们的房地产市场形成的模式是,你一下子把未来70年的土地价先付出去,才能住进去。1998、1999年,那时候的房地产改革是适应那个阶段的要求,建国以来中国很多老百姓存了很多钱,没地方花。那种房地产模式在那个阶段是合适的。”他说。

周其仁说,深圳到现在还有1000多个城中村、“乱七八糟的楼”,过去想把它拆掉,可是拆不掉,因为有庞大的外来人口形成了庞大的市场。现在深圳引入一些企业,鼓励农民把房屋租给市场,签订10~15年的协议,然后把这些楼房改造成人才公寓。“这个事情上海要做。”

他还表示,上海不仅要吸引全国的资源,也要注意吸引全球资源,一些改革措施还要加快,包括移民政策。“这次国家改革新设移民局,意味着中国的移民政策转变成现代国家的移民政策。所有发达国家都是面向全球吸引人才的,这件事情上海带头做。”

他说,他理解的“全球城市”是在更大范围内集合优质资源,高密度有效地组织起来,然后向更广泛的周围地区、更远的地区产生辐射力。“上海在很多辐射力上,跟真正的全球城市还有距离。我们国家的开放现在是吸引人家来,做货物贸易区,其他阶段的开放还要下一个开放阶段去实现。”

“现在讲十九大以后要在更高水平推动对外开放,其实很简单。一个国家要给人东西,给的越多、别人越离不开你,你越厉害;而不是拿别人的东西越多你越厉害,那会遭人恨的。给人东西越多,当然在给的时候也挣点钱,这个是现在城市的功能。”■

本文来源:财新网